盆景與盆栽有差?前者用在中國,後者用在日本,台灣也普遍使用盆栽,在這個領域又一年了,對兩個字又加深了一些看法。

盆栽兩字拆開即是在盆子栽植花木,這栽植的功力有差,最基本型的就是找個盆子把植物種在裡面,沒有庭園,沒有土地可以運用,這用花盆來栽培草木確實也是一種手段,功力高一點的就開始講究起草木的形態,和花盆的搭配,甚至於如何擺置,台灣的盆栽社群走的大多是這條路,為了創造出不同的草木形態,就有不同的修剪方式,栽植的樹種也開始有了選擇。

盆景相對的要利用盆器造出一幅「景」來,利用草木搭配砂石就可以延伸出不同的變化,如果把一棵樹種在一個盆子中,相對的要造景就有點難,能要求的就是要找出一個「點」,把老樹縮影,創造出一種古樸的景,用這個標準來看,盆景真的很難,一棵兩三年的新樹,創造不了「景」的。有個網友在我前面一篇網誌上說,盆景的口訣是:「育景於盆中, 蘊天地景色於眼前」(請參見網址http://hjlee0301.pixnet.net/blog/post/41024665的回應),一棵樹要能蘊天地景色,以我理工人的理性判斷是不可能(我強調理性是因為有人說我的訓練缺乏感性),隨便找一個展覽的作品剖析一下,作工是很細緻,但要觀察出天地景色,難!「嶺南盆景」和「中國盆景」裡面的一些作品是有那麼一些味道,日本的盆栽以盆栽世界中的作品來說,有的也是以作工細緻見稱,能蘊天地景色的似乎也不多。

造景那麼重要嗎?我倒不這樣認為,我覺得重要的是要「美」,要能給觀察者一種會意的觸感,這觀察者首要的當然是這草木栽景的創造者,一棵植物露出扭曲的樹根,這是「奇」,是一種創新,奇也可以是美,不過,看久了是不是美就不是很清楚了。樹幹粗粗,枝葉茂盛,或者說,支幹雲朵葉片,有點像印刷體中的楷書、行書、和隸書,美嗎?那是整齊,當然了,整齊也可以是美。為了培養美感,對自然界的觀察是必要,不管是自然生長的,是人工修剪過的,都是我們觀察的目標,網誌http://hjlee0301.pixnet.net/blog/post/46907828這些黑松的長相才是我欣賞的首要標的;山中的奇樹,要給它讚嘆,也可以模仿,但不能每一棵樹都想當然而是那個樣子。

我對盆栽/盆景的看法倒很現代,一株草、一棵樹(不一定要老樹),適當的加以修剪,能夠賞心悅目,就是一個作品,如何賞心悅目,是不是有一個標準,我覺得是應該的,前一陣子寫了幾篇盆景之美的短文,由於還在摸索之中,停筆一陣子沒有繼續,這一陣子,還是在摸索,還是在草木花草間,順便一提,草木居的位置已定,看來以後更要跟草木結緣,也許我也可以改名「草木居士」了。

後批:說紅塵,論瑣事,不如遊於草木間;閒飲幾口啤酒,捕捉樹影花姿,不亦樂乎。

(初稿完成於20121125清晨,就是胡言亂語,有話直說;修正於1126。)

    全站熱搜

    快樂的園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